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范文大全 > 征文范文 >

两代民工路

发布时间:2019-01-08 16:26:52所属栏目:征文范文 阅读量:

  两代民工路

  文/唐海林

  满脸是汗,就是舍不得歇息。第一次见到老张,那一年,江书记推荐我到中国建筑工地上当宣传员。张师傅是个泥工,由于四川老家地处绵阳山区,耕地面积少,山地崎岖无法种植水稻。40年前的冬天,土瓦匠出身,年轻的小张师傅带着被子,走了一夜山路,才搭上拖拉机赶到县城,和邻村几个师傅一道笨向城市。迫于生计,张师傅从此踏上了外出务工的崎岖坎坷之路。

  这个“泥腿子”,灌缝、勾缝、砌墙,绑钢筋、做模板样样精通。那些年,自学成才,通过边干边琢磨,他还逐渐掌握了粉刷、吊线、测量等技术活。不敢躲雨、不敢休息,每天的生活就是上班下班、吃饭睡觉;干活时穿的鞋,衣服、裤子,说实话跟乞丐差不多。改革开放初期,勤当先、苦当头,就是像张师傅那一批不甘受穷、抓住机遇、力争上游,中国农民工们最真实生活的写照!

  “只为生活,没什么道理。”谈起这段往事,张师傅乐不卑不亢地对我说。

  从籍籍无名的农民工,成长为带班工长,多年的风雨人生铸就了他男人的韧性。

  张师傅有个微信群,名叫“工地挚亲群”。过去,工程在哪里,他们就在哪里。想家的时候:从漫长的邮递马车传来一封家书,到BP机、公用电话、与微信凝视家人的声影……与故乡对话,建筑工人的乡愁,是他们在默默耕耘,用钢筋水泥浇筑着思念。

  春雨泽被山海,和风造化气象。张师傅的儿子,是一名80后的建筑工人。跟随他步入整齐划一的工人生活区,推门便是石膏板吊顶,干净的宿舍装了空调;衣服、柜子、桌子,手机微信上网,甚至笔记本电脑一应俱全。作为劳务公司现场负责人,张总房间的垃圾桶有鸡蛋、肉、酒瓶的痕迹。妻子和他白天干活,晚上看电影、跳广场舞娱乐,远瞻晨旭,更增添岁月美酒之诱人醇香。

  因为老张那个时代“常年在水泥、粉尘、油漆、与电焊等环境下干活,脏兮兮、以伤害身体为代价才能换取点辛苦钱。特别是跟少数无良包工头出来干活,平时只发一点生活费。加上要钱费劲,欠薪、老板跑路过去是常有的事情。辛辛苦苦干了一年的活,没钱是最让人窝火,让人伤心难过的事。回眸过去,老张有些辛酸地说:“恶意欠薪、老板躲着不见,这在过去工程中是经常发生的事。”所以,打架、堵门讨工资,这无奈之举,好多回让他与其他工友们都没能赶上家中的年夜饭。

  十八大后,总理为民工说话,各级政府为民工合理讨薪积极发声。现在好了,自从中国建筑系统内实行“劳务实名制”,每个农民工本人的身份证、工资卡、打考勤,与实发工资一致,以“工程款支付”为节点,有效破解民工讨薪时代顽疾,只是保障弱势群体农民工切身利益的一个缩影。从传统土建,到绿色建筑、智慧建筑与装配式建筑一体化,随着我国建筑企业蓬勃发展,农民工数量日益壮大,央企、地方企业、与民营企业项目增多、规模、合同额以及效益的迅猛增长,中国建筑界“抓党建促发展”,各地公司“夏送清凉、冬送温暖”活动显着增加,工友们人居、人文环境随之改善,让农民工在城市干活感到很暖心。

  边干边学,儿子始终牢记父亲送给他“入职”工地时的第一句话:“你要爱,做好准备;你要不爱,也要做好准备!”


    猜您喜欢